司召·第一透明系

keyword.酒鱼/白嬴/亚梅/BROLIN/信邦/云亮/仏加/米耀
厌恶.信白/白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一切相关
相当洁癖 相当懒惰
相处愉快

【双鬼】论贴吧刷多了的坏处与好处

        可能有后续的脑洞短打
        没事干产生的的双鬼糖
        智商下线系列,可能有ooc
        渣
      

李轩有些心虚的看着他一脸惊恐的队员们,内心有些崩溃。
        我只是——安安静静的吐个槽……。你们别这样——哦我亲爱的各位队友——冷静,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

       而这个眼神的由来就比较丰富多彩说来话长了——好,既然如此,现在就让我来胡说一下。

“一月十三号全世界失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快看!我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来没听见过这么会胡说的!”
        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手机几乎是没捏住,在凳子上弹了一下掉到地上反扣着——估计又是贴吧段子之类的东西。吴羽策就安静地瞥他一眼,也不表态,头一低继续低头扒拉米饭,跟没见到似的。
        “哦……阿策。那个……”
         “赶紧吃。”
         得。
         李轩一个气不过,狠狠地吸溜了一口面条,然后被过量的胡椒面呛了个半死不活。
         “靠!李迅你大爷的说实话,是不你干的!”
         “冤枉啊队长!我以为我加的盐来着……不是正刷朋友圈呢吗!”

        俗话曰……哦不,是我们副队曾经曰过,吃饭要认真,否则就没力气锻炼身体。没力气锻炼,体育就会不好。体育不好手就不稳,手不稳信心就会不足,信心不足状态就会下滑,状态下滑虚空就没有能力战胜其他队伍了,虚空不能赢我们就得丢饭碗,但是我们都热爱荣耀而且不想丢饭碗,所以我们得认真吃饭。
       
        虽然逻辑不对那是歪理的问题,虚空干啥不正经吃饭还是能行的——被他们副队哄的那叫一个乖乖——但是李轩那一喊叫,整个氛围立马从冰点到了沸腾。
        来自——被忘记的副队长曾经曰过。
         “队长你这搞啥呢给整成成这样。”盖才捷努力的咽下一口米饭又狠狠地夹了一大筷子鸡块,“简直是惊天动地……What are you弄啥嘞咳咳咳咳咳咳!”
        这是盖才捷被一大块鸡肉呛着的声音。
        “你才是弄啥嘞的那个好不好,还有脸说队长。”李迅赶紧给他拍拍背,”出息点小盖,你这姿势不是我说你,跟半辈子没吃过鸡肉似的。”
        于是他在全体队员感动的目光下把盖才捷碗里的肉全拨到了自己碗里。

        气氛就这么理所应当的活泛起来了。吴羽策握紧了戳米饭的筷子,装作不在意的吃下一块土豆——嗯,好像没煮熟。
        “靠啊!对了你们看啊昨天的电竞之家了吗!那后续你们猜怎么着,那小记者被黄少天逼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哦你说那个新专栏!不是那个还有姊妹篇呢,采访张副那个,但是据说没放出来!”
         “哈哈哈哈哈我看就是张副去睡觉了所以他们没法儿取材了吧!”
         “卧槽!哈哈哈哈哈……”

         “我就知道他们根本没办法安安静静的吃饭,今天那么安静全部都是错觉。”吴羽策像是家长在教训孩子一样摇了摇头,然后安定自然地顺走了桌上的那份椒盐土豆。
        看什么看,没见过吃饭的吗。

         “阿策阿策你在哪里。”李轩不知道从哪儿又捡回来了自己那可怜兮兮的手机,缩头缩脑地打开了手电筒,“阿策走廊好黑啊我有点害怕,你把灯打开好不好。”
         “阿策阿策你别生气了,今天中午我不是故意笑的。”李轩努力思考着把副队哄开心的可能性,吴羽策今天吃过饭就怪怪的,晚上也拒绝跟自己配合训练……哎呀,我才不是痴汉呢,拒绝一次就拒绝了,我是害怕我的副队出了啥问题。
        出于人道主义关怀精神,李轩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好话,背靠着吴羽策房间门有一搭没一搭的吸溜鼻涕,“阿策……外面好冷啊你真的不让我进去坐坐嘛。你应该没睡着的吧……阿策阿策你在不在啦。我不会总刷贴吧啦。”
        没人回话,一直没有。
         “阿策快开门好不好……”李轩终于要放弃,“我错了……阿策我给你带了中午食堂的椒盐土豆……你不出来我就放门口了。”
        门里忽然就有动静了。李轩眼巴巴的看着门开了个缝,然后光线就哗的一下透了出来。
        “进来吧,别感冒了。”吴羽策依旧没看他一眼,但是准确的接过了他手上的便当盒,“今天就原谅你,听好了,不是因为这个土豆。”
       李轩笑嘻嘻的也不点破。“阿策你要是喜欢我明天给你买一打。”
        “少来吧。”
         沉默了一阵子,吴羽策打开手里的便当盒不声不响的吃了起来。

         “阿策你睡着了吗。”
          “没。”
         “我觉得是不是失眠了。”
          “——。”吴羽策翻个身,“今天几号来着。”
         “一月十三。”李轩有点呆地回复,“怎么了?”
          “你中午刚说过,全世界失眠。”


          “可是那也不对啊阿策。”过了一会儿李轩从屏幕里抬起头来,“其他人都睡的特别死,没一个人回复我了。”


         “那就不是吧。”半晌才回复。
        “阿策那么上心我说的话真是太好了。”
         “碰巧记住了。”
         “诶是吗。”
         “就这样。”


吴羽策一夜无眠,他旁边的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晚上,从失眠症到一月十三。
全世界失眠也许是对的,吴羽策默不作声地想着,可是他永远不会说出理由。

李轩你个蠢货。
你和我相加,就是整个世界。





直到后来双鬼结婚,李轩向杨聪提起这件事,说到了一月十三那个全世界失眠的故事。杨聪自然没有浪漫到想到吴羽策心思的地步,他只是安安静静的向李轩伸出手索赔。
“我觉得,一月十三我们三零一全体失眠是有原因的。”
“我担保是你那天刷贴吧刷出来的祸患。”
“哎,为啥?杨聪你这人,义气呢!”

“那我不管,”杨聪一脸的耿直,“一月三号反过来是啥。”
103,301。
妈蛋,好像真没什么过错。

只是,副队的浪漫情怀,就这么夭折了【?】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