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召·第一透明系

keyword.酒鱼/白嬴/亚梅/BROLIN/信邦/云亮/仏加/米耀
厌恶.信白/白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一切相关
相当洁癖 相当懒惰
相处愉快

[米耀]弥光

又名阿尔弗雷德追妻二三事,我的硕士生男友。
非国设,傻白甜,狗血。
食用鱼块。

         “天气还不错,纽.约很安静。”
         王耀独自一人数着地上细碎的树影自语,“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回来看看。”

         王耀一辈子只有两个秘密,藏的很严实的只有这两个秘密——哦,其中一个就是他其实没有那么讨厌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是他在纽.约上大学的室友,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没个正形,连路上遇见一只猫都想着拯救,活脱脱一个重度中二病。
         王耀总是对他自以为英雄的行为表示不屑不屑以及不屑。因为他几乎傻白甜的笑容,因为他奔跑时糊在阳光里的金毛,因为他做错事情时欲盖弥彰的委屈表情。
         ……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屑,王耀用手臂遮了遮光,这太阳真大,和那家伙同色的光芒几乎要灼伤他。
        没错,他王耀就是这么个无法正确表达自我的人,骄矜久了就成了逃避。他自嘲的笑笑,还真是难为了这个美.国小伙陪了他四年。
         大一的时候,弗朗西斯叫了一群要好的朋友去爬山看日出,也顺手带上了他俩,结果王耀光荣的晕倒在山顶上。于是那个金毛小伙天没亮就把他抱下山,拖进医院守了他一天,大眼睛里满是血丝。
         大二的时候,费里西安诺失手弄丢了王耀的熊猫玩具在一次野餐里。又是那金毛,淋了一天的大雨把它洗干净再给送回来,结果一病就是三天。
        大三的时候,王耀跟本田菊打群架,寡不敌众,单薄身上多了几条血口子,赤手和那个带了刀的日.本男人肉搏。还是阿尔弗雷德,上来就给了对面两脚,吼着说不准闹——那也是王耀第一次见那二货生气,他从来都不知道阿尔弗雷德生气的时候会那么可怕。
         大四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打球伤了腿,在隔壁和弗朗西斯亚瑟他们凑合了一个礼拜,瞒着王耀,说怕给他找麻烦。终于还是有一回上课他拄着拐被逮了个现形,还口齿不清的想要狡辩,像个孩子。
         阿尔弗阿尔弗阿尔弗,怎么什么都是阿尔弗。王耀摇着头,想着那欠揍的张美国帅脸,傻兮兮的,他也不知道要哭还是要笑。
         每次来查寝的时候那家伙都吃不饱,然后偷偷煮饭被发现;每次运动会都喊着要拯救世界去跑步,然后被隔壁系的体育特长生甩开一大截在后面;每次文学课讲莎翁他都顶着个牛仔帽昏昏欲睡,然后理所当然的被叫起来提问;每天晚上他都不乐意写作业,但是第二天早上总能完美的补完……
         每天都过的跟个傻子一样,然后轻轻松松就俘获了中国男人的心。
         王耀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从阿尔弗帮他打架的时候?从阿尔弗送他去医院的时候?还是腿受了伤还蠢呼呼地瞒着他的时候?
反正等知道的时候就晚了,王耀看着楼顶,一群鸟在上面盘旋,扑棱扑棱的,活泛的像太阳。
         他记得毕业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拖着个大箱子,说是要去芝.加.哥,不能跟王耀一起留校读研了。
         王耀也不难过,谁要你跟。
         那个金毛要哭一样的扑过来,委委屈屈的转着一对漂亮的深蓝眼珠,王耀,我一走就见不到你了对吗?我就只能想你了对吗?王耀王耀王耀,你为什么那么招人喜欢呢。
         王耀依旧不难过,对,滚吧。
         最后一句话,也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不乐意回答。
        于是阿尔弗雷德真的滚了,第一次那么听话。那是第二天一早的航班,飞往芝.加.哥。
         “他带话说会想你。”严肃的德.国人拍了拍王耀的肩膀,终究只憋出这一句话,回宿舍。
        王耀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接下来的日子的。阿尔弗说是会想他,可是连一个电话都没留下。
         原来他们所谓的联系方式就是见面而已。
         寝室里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个人,熟悉的汉堡味早就不见了。王耀不开心,不只是因为不习惯。
         他每晚再不用担心有人查房没收零食,他运动会再也不担心有人出洋相,他上文学课再也不担心那对莎翁一无所知的混蛋,他晚上再也不用赶好作业放在桌子上等着谁抄。
         可是天知道他有多想啊。

          又是毕业季了,今年王耀硕士毕业,鬼使神差的想要去芝.加.哥。
         他拉着行李箱的手心粘腻的要命。天不是很热,王耀心里却乱的要空掉。
         他看到文学系的教室,想到阿尔弗雷德说他不喜欢文学,然后捧着高分卷子理所当然。
         他看到中央的跑道,想到阿尔弗雷德说他要跑第一,然后跑了最后一名,也是理所当然。
         他看到学校附近的小山,想到阿尔弗雷德到现在都没去看过日出,因为他不争气的身体。
         他看到天,蓝的,像死ky美国人的眼睛。
         “学长……毕业快乐。”
         完了,王耀看着这个怯怯的大四学生,浅金色的卷发,方框的眼镜,明明完全不一样,可他就是能看成阿尔弗雷德。
          “学长……我说的事情你有听到吗……”
          “啊,哦。”王耀点点头,“快乐。”
          “王耀——”
          谁在叫他,声音好熟悉,真像阿尔弗雷德。
         “王耀——你在听吗——”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F琼斯。
        “王耀——我爱你——我爱你呀——!”
……
         “阿尔弗雷德爱你啊——”
         喊了一声接着一声好像不打算停,王耀回头看,文学系的楼顶上有个耀眼又熟悉的金发男孩,很多人在楼下看他,挥舞着手臂。
         他有着蓝色的像海一样的眼睛。

[今日头条:琼斯总裁独子琼斯先生近日终于掌权,逃避相亲只为已有男友心仪六年]
[热点话题:琼斯经理在母校楼顶告白男友,你怎么看]
[热点话题:威廉姆斯经理扮成大四学生为琼斯经理帮腔追求中国男友,遭摄影师波诺弗瓦偷拍]
[爆料]琼斯的大学男友是个漂亮的华人,祝总裁早日结婚
[同人耽美]琼斯追求中国硕士生二三事,纽.约到芝.加.哥的伟大恋情

         更多后续新闻请关注老王有约,本节目由亚瑟的魔法厨房赞助播出,感谢亚瑟的魔法厨房和摄影师波诺弗瓦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和友情赞助。我们下一时间再见。

         王耀在这普通的芝.加.哥早晨握紧了手机,似笑非笑地看着旁边睡死了的憨八嘎ky。
         “……我到底是为什么会苦苦想他两年。”
          直接去找不就好了。

         王耀有两个一直瞒着所有人的秘密,一个是他其实并不讨厌阿尔弗雷德,还有一个已经被发现了。
         王耀深爱着阿尔弗雷德·F·琼斯。

——————————
强行傻白甜。考前攒人品,很多地方好像不太对——bug也许有ooc也许有。
不过总之是he,哎嘿。
鱼块的fin[?]

评论(2)

热度(63)

  1. 耀 华司召·第一透明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