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召·第一透明系

keyword.酒鱼/白嬴/亚梅/BROLIN/信邦/云亮/仏加/米耀
厌恶.信白/白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一切相关
相当洁癖 相当懒惰
相处愉快

[米耀]渐暖

傻白甜.
又名我有特殊的追妻技巧,酱油妆爷金斯基
算是还金钱的点文.v虽然隔的稍微有点久.
富二代米x打工学生耀
露熊出没,不含黑三

食用鱼块

————————

        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煞有介事地在王耀身后比头纱的长度,专注可是近乎自语。
“好像有点长了……小耀你觉得呢?头发披着还是扎起来?结婚的人是你呀,自己看看好不好……嗯这个不错,万尼亚觉得颜色要浅一点比较好。你说呢?”
        但王耀却在想怎么战斗民族做起妆爷也是一套一套的,还话唠。
        “随便,不要穿婚纱就行……嗯。”
        不过嫁人什么的,是不是有点便宜那美国小子了。
        还是结婚吧,哼。

王耀不喜欢一见钟情。
所以当那个傻小子开始把花送到咖啡店门口时王耀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你叫王耀吗……?是哪里人?”“中国,先生。”
         那一年王耀在咖啡店打工,一口流利稍带中国腔的英语笑得僵硬,花一接过来毫不客气的放在了大学寝室的墙角。

        当时多傻,可我不说。王耀摆弄手里浅色号的唇膏,太淡了,和没画一样,换个玫瑰红的吧。
        美国佬的二楞审美不是说了吗,他喜欢深色。
       结婚,我遂你一次。

         “王耀,英雄很爱你。”
这人每天都开着价格不菲的跑车来到咖啡店门口送花,挑的是人最多的时候,花是浓艳又考究的99朵。
        红玫瑰上的牌子写了很烂很难认的中文,认真工整地写些幼稚但不重复的情话。
可是他是怎么注意到那下面的署名的?
因为那是唯一会重复的内容?还是因为他的英语比起中文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
        王耀心情复杂。
        “小耀小耀,你想什么呢。”伊万给他上清淡的妆,看起来非常满意,“阿尔弗雷德把衣服送来了,你看一下吗?”
        王耀抿了抿唇,“不用,我姑且信一次他的审美。”

        于是王耀又开始胡思乱想,把任务都交给妆爷伊万。
        他工作的咖啡店歇业,欢脱的店主艾米莉忘了挂牌子。蠢兮兮的阿尔弗雷德却依旧和以前一样到了店门口,坐在门外等,从暴雨等到雨停,从一个早晨等到另一个早晨,等到花束都有些枯萎的卷了边儿,等到整个人都缩在风里瑟瑟发抖。
        真傻,不就是束花。
        不回家蹲在门口是要干嘛啊?外面不冷吗?
        王耀托着腮心疼了他一下。
         有车的富二代,要什么美女不行,非要在那儿等着他?
        “伊万,要不然你跟他说一声……现在让我穿婚纱来得及。”
        为了一束花淋一天雨的纨绔子弟。
        王耀继续想接下来的事,从那次下雨之后阿尔弗雷德就再没来过。
        王耀开始以为他是病了,后来以为是厌了——心里像空了一块,好好的毕业论文硬改了三遍才过,脑袋里只剩下一句话,阿尔弗雷德。

        “小耀,阿尔弗雷德说不强求,都听你的。”
        王耀叹气,那算了,我要穿西服谁也别拦我。
        想想阿尔弗雷德,啊,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满脸的“我好委屈但是我就是要装好男人”呢?委屈纠结的表情是真的可爱。
        他毕业那时候见到了久违的阿尔弗雷德,一头乱糟糟的金毛,骑的自行车,西服是平常的款式还有点脏兮兮的,白人肤色的映衬下黑眼圈显得极为严重。
        他手里拿着一朵有些枯萎的玫瑰花。
        王耀看他,他嗫嚅,低头。
        “我……我告诉我爸爸想要娶你,所以被赶出来了。”他神情紧张地低头,“所以……没有跑车,也没有很多钱拿来买花给你了。”
        他一向视钱如命,那天却破天荒接过了那朵廉价的玫瑰花,小心地塞进口袋,后来做成了标本夹在文件里。
        那是以前那么多花都不曾有过的殊荣。

        好好的富二代为了他宁愿放弃家产。
        阿尔弗雷德光芒万丈,他有什么得不到?
         可是这个傻瓜为什么就要他呢。
        王耀摸了摸桌边精致的夹子,唇角泛着点笑容。那朵花就在里面安静的躺着,近似永生。
       你的花我都很喜欢,很喜欢。
       和喜欢你一样的喜欢。
……

       王耀到最后还是给自己挑了裙子,白色的曳地长裙,带披风流苏,遮住了男性象征的宽袖上连着衣裙绣着精致的九头凤。
王耀走进换衣间,也不知道男人穿着会不会好看?
       反正好不好看都是给一个人穿的,敢说丑你看我还嫁不嫁。

        伊万托起王耀后裾的下摆,缓缓步入教堂。
        这场婚姻注定是幸福的,它属于英雄的美国小伙和他的心上人。阿尔弗雷德眼睛一亮,兴高采烈。伊万半开玩笑的按住他的脑袋,美国人,你叫我声爸爸,万尼亚把小耀嫁给你喔。阿尔弗雷德一身白西干净利落,为了耍帅却不戴眼镜,一拳打上伊万的脸然后非常没面子的扑了个空。“俄罗斯人别以为你就很厉害!不要占hero媳妇的便宜!”
噫,你难道不应该注意他欺负的其实是你。

        王耀的店长姑娘也来了,的确是凹凸有致的大美女。下个礼拜这位姑娘就要和一个名叫王春燕的中国女孩结婚,她顺便来发个邀请——不过王耀觉得艾米莉和阿尔弗雷德真是一见如故,大概是因为兴趣爱好十分相同。
        王耀的同事费里西安诺坐在一边的地毯上,他就是艾米莉咖啡店里最好的甜点师。
        “ve!我帮你做甜点!可以不收份子钱吗!”
        好吧,他应该知道这人不靠谱。
        阿尔弗雷德的胞兄偷偷跑了过来,本来就没什么存在感还缩在角落,他们兄弟俩感情看来是真的不错的样子。
        “要过的好。”他笑,那张脸酷肖阿尔弗雷德。
       王耀的好室友波诺弗瓦端着红酒杯子,无所事事,你这里为什么连个可以调戏的小姑娘也没有。
        “哥哥我祝你们新婚快乐!”
        啊,你确定你不是发酒疯我就接受。
        阿尔的表哥也在,听说一开始的时候还死活说“我就不来你能把我怎么样”,结果到了时间还是偷偷摸摸的跑过来了,嘴硬心软,虽然总吵架但是还是别扭的送了个祝福。
        “这回就不做甜点了。”
         阿尔弗雷德说亚蒂今天真是亲切善良,连眉毛都细了。
        于是他收到了来自亲切善良的表哥的白眼x1。
        “要不是他在,我绝对打死你这个混蛋为民除害。”亚瑟指指王耀,大写的嘲讽。
        ……

        “有那么多人会来,真不错。”王耀站的老高,揉揉阿尔弗雷德的金毛小声地附过去,“穿裙子也值了。”
        “嗯,特别好看,hero喜欢。”阿尔弗雷德傻笑着瞧他,“可惜做的还是不够大。”
         “够了。”王耀握住他的手,“你在就够了。”

        “因为什么?”
        “我不说。”
         “……”
          因为什么?
王耀的世界里有一个hero。
王耀的世界里只有一个hero。
       
 

————————————

ooc有,bug估计有
√鱼块的fin

评论(1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