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召·第一透明系

keyword.酒鱼/白嬴/亚梅/BROLIN/信邦/云亮/仏加/米耀
厌恶.信白/白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一切相关
相当洁癖 相当懒惰
相处愉快

[米耀]夏至日.上

设定已结婚,头一次正经写了剧情
金钱,涉及微仏英.不要脸的打个tag[喂.
估计是中篇,我果然写不了不蠢的东西.傻,小学生
食用鱼块xd

——————————————————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是个好男人,各种方面上的,包括王耀有点抗拒的哔。
        可就是他这么一个好男人,为什么就总被拒绝呢。
         阿尔弗雷德托腮看天,手里晶亮的酒杯里有一整杯酒,他一口也没喝过。
         “耀说了,高浓度的酒不能喝太多。”
         弗朗西斯就鄙夷的看他一眼,你小时候要是这么听柯克兰威廉姆斯他们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说着还夸张的比划一下。
         阿尔弗雷德嗤之以鼻。
         他从小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在所有的提议后头加一句“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原因就是他那两个既不温柔又不善良的哥哥。
         阿尔弗雷德默默想了想,虽然王耀也是既不温柔又不善良,和他小时候理想中的贤妻良母一点也不符合,可是他就是很喜欢。
         除了两个小时以前那个事,他不高兴,特别的。
         “耀,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夏至。”王耀写着不知名的东西打个哈欠,“升职考核的前两个月,新闻报道说是有新型流感高发。”
         “耀,今天还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可能的正经一点儿,“所以,那个,我觉得...”
         “觉得什么?你最近的升职有着落了么,这个搁一下。”
          “可是这是英雄和你..”“和我结婚第三年,离我拜访你可爱的故乡三年了,我知道。可是那比不上你的升职重要不是吗亲爱的?我们还有很多个纪念日。”“可是……”“没有什么好可是的,回去工作吧乖,争取一下名额是有的。别再听法国人胡说纪念日这些杂七杂八的事。”
         哪里是法国人教的,可是这种时候他就完全不能把反驳那种话说出口。
         时间回到现在,阿尔弗雷德伤心地趴在西餐厅靠窗的桌子上,对着他的电脑和偷偷带来的憨八嘎盒子。憨八嘎已经吃完了,但是耀说今天不能继续吃。
         结了婚的英雄说怂就怂。
         阿尔弗雷德翻来覆去地看着他电脑里的文档。技术部的人英语都要考过四六级,想当年他刚工作,美籍身份往那儿一甩——呀谁还考他英语?
         那老神气的啊,年轻气盛个大小伙子咋可能把王耀这个领导放眼里。
         还不是因为他偏偏就不知道咋,就那么跟王耀对上眼了。
         他现在是个结了婚特别宠媳妇的英雄。
         这个媳妇是他立了flag说不在乎的领导。啊呀hero的脸好疼,字面意思。
         阿尔弗雷德想到一出是一出,放下电脑啪嗒啪嗒地开始捶打弗朗西斯。“你骗英雄,这个饭店一点也不好。”英雄想念自己的家乡美食了快带我去买。
         “呃,王耀不是不让你吃吗?”弗朗西斯会意,但是挑眉。
         ……“你难道不会威逼利诱英雄吗,耀问起来的话——。英雄就有的解释了。”凡事就会用媳妇当借口。
        “别闹了小太爷,你像是能威逼利诱的人吗?撒谎有点诚意啊弗雷德。”我还会用你哥当借口,没媳妇有用。
         于是阿尔弗雷德一头金毛埋在憨八嘎盒子里,越想越难过。
         啊呀,耀刚刚吩咐过的工作报告还一个字没动呢。
         这可咋办。
       【我是王耀棒读的手机铃声】是他就是他我们的英雄小哪……啊不,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英雄阿尔弗←妈我要嫁给他。
        阿尔弗雷德闷闷的打开手机,没注意弗朗西斯看他的表情十分复杂。
        “喂。”阿尔弗雷德终于忍不住喝了一口,他习惯打电话的时候这么做——杯子的液面悄悄的下去了一点儿,他说话,“你好,我是阿尔弗雷德,请问您是……”
         “混账阿尔弗雷德,不在办公室也不在家,跟着那红酒混蛋上哪儿野去了!”
         哦,亚蒂。
         弗朗西斯看着这个憨厚纯朴[?]的美国小伙子,罕见地露出了嘲笑的表情。
         “口可,一天到晚在我这作威作福,还不是害怕我媳妇儿。”看起来亚瑟还是管用的。
          “阿尔弗雷德!回话!是不是跟红酒混蛋在一起!我告诉你王耀找不到你很生气!喂!阿尔弗雷德听得到吗!赶紧的你们俩都给我回办公室!回去写升职材料去听得到吗!……”
         于是弗朗西斯忽然发现,他好像也是背着亚瑟跑出来的。
         “还是回去吧。”弗朗西斯拉起阿尔就跑,再这么待下去吃枣药丸。

         “阿尔弗。”
        当美国伙子和法国大叔手拉手狂奔而回,王耀正眯着眼睛坐在阿尔弗雷德的桌子上,戴了副眼镜,镜框幽幽地闪着寒光。
        阿尔弗雷德的认知里王耀从不戴眼镜。
        “嘿,耀。……嗯,你的新眼镜不错。”
         小伙儿装作乖巧地拉拉小手,眼睛都弯成了月亮,不是正月十五那种——
“天,他还在笑。”弗朗西斯一脸惊恐,你的情商都被星空仰望完了吗。
        大事不好。
        “玩的很开心啊弗朗西斯,到现在还在看人家夫妻吵架,你缺管教吗混账。”
        看戏的弗朗西斯觉得他其实没资格嘲笑阿尔。
        “小亚瑟别生气嘛。”他熟练的抛媚眼,回头看了看阿尔弗雷德,你自生自灭哥哥我爱莫能助。
         于是弗朗西斯安安静静被亚瑟揪了回去,阿尔弗雷德彻底没了神助手。
         凡事靠自己,XD。
         阿尔弗雷德决定哄哄王耀。
         “耀,你的新眼镜真好看。”
          “十五年前就买了,没有镜片。”可是王耀不吃这一套冷笑一声,“你以前也夸过,这么快就忘,可见不是真的好看。”
         “我是说,呃,耀你穿什么都像是新的。”
         “你说我不够稳重?”
         “noooooooo!I mean..that..”
         “那就是我过于注重外部打扮?一副眼镜十几年戴得和新的一样?”
         阿尔弗雷德手忙脚乱,“yep....oh no!!not!!!……”。
        “得了,我不逗你。”王耀从桌上跳下来看了他,“我可不是幽怨的中年妇女。”
         你快是幽怨的中国老婆了。阿尔弗雷德心里默默说,然后死皮赖脸的缠上去。
         “耀。”
         于是说时迟那时快,王耀答应了声“哎”,阿尔弗雷德脸上马上被拍了一盒板蓝根,“最近流感,喝点药挺合适。”
         阿尔弗雷德傻乎乎的看了药盒吸吸鼻子,打的有点疼。“诶?谢谢。”
        “嗯,再背着我喝酒小心点,赶紧工作。”
         阿尔弗雷德回头工作,打了两行字母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妈的王耀好像生气了?!
        隔壁的弗朗西斯一边给亚瑟赔笑,一边瞄到了楼底下健步如飞的老王。
         妈的一看就是阿尔弗雷德那小子搞砸了。

         王耀现在有点生气,不是说两句可以安抚的那种。
         妈的阿尔弗雷德,趁他不在偷着喝酒,和亚瑟家那个法国人到处跑,工作也不管。
         王耀是阿尔弗雷德的顶头上司,他当然希望阿尔弗雷德不只是个下属。
         “小伙子不争气,你随便敲打他。”亚瑟冷笑一声推开法国佬,“不用顾着我和马蒂的面子。”
         不顾及你们俩我也敲打不下去,王耀一扔手机,该怎么做还是看阿尔的。
         这个家伙不听话也不爱听话,知道是错的也坚持那是对的。王耀觉得这不是他以前喜欢的类型,不过是他现在最喜欢的,不是类型而是人。
         他们俩都是,愚蠢而固执。王耀自嘲的想想。
         王耀不担心法国佬带坏他,平时看起来不着调,他知道弗朗有分寸。但是这个流感天气,喝酒多危险?流感这东西一得上你不躺在医院,还想好好工作争取升职?你玩呢?
对身体也不好啊?
         喝到过敏原怎么整,不知道自己刚来那会儿多水土不服,就记光辉荣耀了是吧。
         心情烦躁,王耀摔了那边英法小情侣的电话,专心养神。
         还是回家算了,反正他今儿休假。
         结婚纪念日。他摇摇头握紧了手里的戒指,还是等晚上回来再说吧,你先失望着算了。
         虽然他其实想给认真工作的小伙子一个惊喜。
        给你个教训算了,傻小子火力壮没吃过亏,肯定不知道保养身体。板蓝根就算白送的了,本来也就你用得上。
          嗯,再不喝,板蓝根坏了咋整。
         爱喝不喝呢妈的别以为他王耀就会一直像个老妈子一样絮叨——混账亚瑟混账马修,你俩怎么教出来的败家弟弟。
        远方的两个人无辜的打了喷嚏,然后开始怀疑自己得没得流感。

         黑暗里,两枚戒指静静地躺着,它们的丝绒盒子就在它一位主人的口袋里。
         一个月前,法国人刚刚介绍的限量对戒,价格不菲。

tbc.

————————————————
ooc和bug,大概是有的n
我整个人都比较蠢.写东西也不聪明
初衷是想写俩大老爷们
浪漫的方式不一样的俩大老爷们
我们学校最近就在流行出水痘,攒攒人品保佑我不要得病n还有已经病了的快点好起来
然后
再祝一回食用鱼块XD
最近事情有点多.sad.我好久没写过金钱.难度有点大的东西..尤其是长一点的.不知道能不能写好.虽然以前也没写好噫。
顺便,有人来跟我玩吗
单纯玩那种

评论(6)

热度(53)